当前位置:

慕汐迟邵搁浅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2022-09-22 21:39:50小说名搁浅作者大王mp

小说简介:抖音最火小说《搁浅》,慕汐迟邵是小说的主角,作者是“大王”。小说节选:张。男人睁开微醺的醉眼,投来淡淡一瞥。慕汐的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响了。耳膜鼓动,心脏呯呯直跳。震惊、难堪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将她好不容易下定的...

慕汐迟邵搁浅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搁浅》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初

T市,金澜会所客房。

明早九点之前,我保证嗯两万块,不会少的对不起

挂了电话,慕汐靠在洗手间的墙壁上,长长地吁了口气。

喀嚓,外面传来房门开合的响动。

紧接着,是略为虚浮的脚步声。

她扯了扯几乎齐臀的短裙,又做了好几次心理建设后,咬牙慢慢挪了出去。

大床上,已经躺靠着一个人。

一双交叠的长腿格外扎眼,骨节分明的长指搭在床单上,冷白匀停。

衬衫袖口卷起两道,露出肌理分明的小臂,精壮又不会过于夸张。

男人睁开微醺的醉眼,投来淡淡一瞥。

慕汐的脑子里嗡地一声炸响了。

耳膜鼓动,心脏呯呯直跳。

震惊、难堪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将她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狠狠击垮。

刹那间,意识一片空白。

只想着逃离,想着赶紧躲起来,像只见不得光的灰老鼠般,立刻藏进自己的洞穴里去。

虚软的双腿刚往后挪了两步,突然,杜姐警告性的话语再次在耳边萦绕。

进了那扇门就别给我再玩什么清高,要是得罪了贵客,我保证你从此以后都接不到任何通告!

想想你那一屁股债!

她浑身一颤,不动了。

你认识我?

低沉嗓音冷不丁地响起,慕汐顿时面露仓皇,可当明白这句话背后所代表的的含义时,不由愣住。

她满眼迷茫,怔怔地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孔。

过去,这男人只是长了一张矜贵的脸,实际上穷得叮当响。

如今这样子,看来是真的事业有成了。

迎着他探究的视线,慕汐既疑惑又不解,支支吾吾道:你、我们

我不喜欢心思太重的女人。他冷声打断,眉头微微皱起,如果你继续装模作样,我会让他们换个人来。

脸颊的血色一下子褪尽,慕汐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他不记得她了?

一股说不上是难受还是庆幸的情绪油然而生。

她心惶意乱地呐呐道:对、对不起

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不认识更好,至少不用经历尴尬,至少能勉强保留住最后那点可笑的尊严。

过来。男人不耐地催促。

她使劲吞了下口水,主动凑近,指尖刚碰到对方,猛地被翻身压下。

迟邵覆在上方,伸手拉开床头抽屉,明亮的灯光照出他手中的方形小盒子。

一股久违的羞耻袭上心头,她忍不住小声央求道:能不能关灯啊?

怎么,第一次?

语气里的讥讽令慕汐感到委屈,可面对那样陌生的目光,她没法辩解,只能支支吾吾道:不、不是

房间里的光线不知什么时候暗了下来。

迟邵哼笑了声,始终波澜不惊的眸底突然跃起两簇火焰。

他低下头,没有去亲吻微张的嫣红唇瓣,而是交错着脖颈,贴上她的耳廓,低声道:慕小姐业务这么熟练,准备得如此充分,就别再装了,我说过最讨厌那种装模作样的女人。

我不是——

下一秒,后半句话转为惊呼,划破一室寂静。

夜,疯狂且漫长。

第2章 欺

叮铃铃──叮铃铃──

慕汐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这么舒服过了。

柔软的大床,适宜的温度,静谧的环境。

如果不是那吵个不停的手机铃声,她应该还能继续睡下去。

要是可以永远不用醒来,该多好啊

手机铃声?!

慕汐猛地睁开眼,急忙掀被下床。

双脚刚踩上地毯,不可言说的酸痛蔓延开,疼得她恨不得立刻躺回去。

铃声仍在响着,催命符一样。

慕汐咬了咬牙,一瘸一拐扑向沙发,从精致小包里翻出支老旧的手机。

刚一接通,连珠炮似的骂骂咧咧夹杂着电流声从话筒里传出。

说好的九点哪?你他妈搁这儿耍我呢!不想私了是吧,行,那我只能报警——

别!别!她连忙道,我现在就去医院,一个小时

半小时!对方粗声粗气打断,晚一分钟后果自负!

嘟嘟嘟

慕汐捏着手机,定了定神,先查了下银行账户。

幸好杜姐说话算话,一大早就把钱转了过来。

两万块,一分不少。

这时她才注意到,四周静悄悄的,折腾自己将近一整晚的男人,早就不在房里。

忽然,她瞥见床头柜上有一叠纸钞。

百元一张,大概十来张。

与旁边垃圾桶里那几只撕开的锡箔袋一同闯入视线,如针芒般刺痛了双眼。

但疼痛仅是一瞬,下一刻,她就毫不迟疑的抓起钱揣进口袋,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睡都睡了,不拿小费,也改变不了什么。

老板大方,应该心怀感激才对。

这些钱,够她和小筠生活好几个月了。

会所白天不营业,换装后的慕汐从后门钻出。

藏青色棉服搭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长发用黑皮圈束在脑后,散落的碎发半遮着巴掌大的小脸,只剩后颈的那截雪白暴露在冷冽的空气中。

她本想坐公交去,计算了下时间,不得不忍痛放弃,抬手招了辆出租。

难得奢侈一把,谁知半路上竟遇到了堵车,最后靠着一路狂奔才勉强按时抵达。

呼呼

她撑着白墙,大口大口喘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高囔劈头盖脸地砸来。

钱呢?病房每天五百八,我和我老婆还得请假在这儿陪着,你不送钱来,是想把我妈逼死吗!

三四十岁的男人壮硕得像座山,说话间,满脸横肉颤动,唾液四溅。

对不起,对不起

慕汐习惯性连连道歉。

伤者的儿媳妇瞄着她那副怯弱好欺的样子,眼珠子一转,得寸进尺道:必须补一笔精神损失费,至少得加五千!

五千?

除了那笔小费外,她浑身上下加上账户余额,总共就剩三百零八块,要到哪去凑齐这新增的巨款?

眼底的赔笑淡了下去,慕汐小声却坚定的说道:两万是我们之前谈好的赔偿数额,其他的,我不会给。

不给?女人斜着三角眼,突然出手揪住她的衣服,不依不饶道,必须再加五千,否则你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

撕拉!

脆弱的拉链被扯开,露出里面单薄松垮的圆领打底衫,锁骨上红红紫紫的暧昧痕迹,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