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上月秦铭秋黎小说-天上月最新章节阅读

2022-09-22 21:43:50小说名天上月作者糊涂神mp

小说简介:让人唏嘘的言情小说《天上月》给大家整理好了,糊涂神 笔下刻画的人物秦铭秋黎非常之真实,小说感染力很强,具体内容试读:头吃一天。孙亭要成为豪门太太了,可我还在画室打杂,灰头土脸,看人眼色,为生计奔波。今晚孙亭家的这把火,...

天上月秦铭秋黎小说-天上月最新章节阅读

《天上月》免费在线阅读

我高三那年艺考落榜,父母接连意外去世,我浑浑噩噩勉强度日,才得知

我的艺考卷子被人偷换。顶替我的人,是我的闺蜜校花孙亭。

所有人都说我闺蜜校花孙亭是天上月。

用一幅画拿了国际大赛的金奖,也赢得了秦家继承人的芳心。

下个月即将嫁入豪门,可惜

可惜她今晚却死在了一场大火里,连同全家。

我是秋黎。秋天的秋,黎明的黎。

他们都笑我是孙亭身边的「绿叶」「跟班」。

所有人都说我是脚下泥。

艺考落榜,父母双亡,一个馒头吃一天。

孙亭要成为豪门太太了,可我还在画室打杂,灰头土脸,看人眼色,为生计奔波。

今晚孙亭家的这把火,是我放的。

警笛响起的时候,我毫不后悔。

——因为今天的这一切啊,都是我蓄谋已久的。

那副画是我画的。

换我的艺考成绩,上我想去的大学,偷我的画参赛拿奖。

她窃走了我的人生,还要过我想过的生活。

可是啊孙亭,这世界上哪儿有这么美的事呢。

3

我接到孙亭电话的时候,正傻傻地看着微博新闻。

【黄昏文学】

屏幕上孙亭妆容漂亮,一身湖蓝色的高定,正满面含春地接受主持人的采访。

「孙小姐,您这幅画取名叫《天上月》,后台很多您的粉丝同我们说,您才是『天上月』,清冷高洁,纤尘不染......」

弹幕里一水的「袅袅娉婷,天上明月」「仙女姐姐嫁我」「人美画也美」「为国争光!」的粉丝应援弹幕。

孙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都是粉丝们抬爱。」

而我的视线却死死地盯住了两人身后的画——那幅《天上月》。

满腔的震惊和不可置信几乎要溢出来了!

不可能......这不是......怎么会......

主持人小姐瞄上了孙亭的裙子,「啊对了,听说远鸿集团的总裁向您求婚了?这身礼服可真漂亮呢。」

远鸿集团,京城顶级权贵圈秦家创立。

旗下公司涉及娱乐传媒、应用信息技术等多个利润极大的赚钱领域。

秦家刚刚留学回来的小少爷秦铭,刚刚新官上任,集团总裁。

这些我都知道,甚至烂熟于心。

因为孙亭不止跟我炫耀一遍了。

整个新闻我都是在呆愣中度过,直到孙亭的电话打进来——

「秋黎,你在做什么呢?」

孙亭的语气有一些奇怪,小心翼翼的。

我抬起头,木然地看着屋子里画画的小孩子们,「在教课呢。」

「你......看了今天的热搜了吗?」

「什么热搜?你知道我不看新闻的,我又没钱买智能手机。」

我慢吞吞地把手机还给正在画画的小孩。

「噢也对,我都忘了。」电话另一头松了口气,「对了秋黎,我下个月要结婚了,在圣托里尼,和远鸿集团的总裁!」

「恭喜你,秦家少奶奶,你给我打电话难道是要我去给你当伴娘?不过我可没钱买机票。」

「当然不行!!」孙亭突然没控制住吼了出来。

我一愣,听着对面似乎意识到了不妥,然后温温柔柔地说

「我知道,你也没空,你每天都要兼职赚钱呢。我办完婚礼,我们一家就搬过去不回来了,所以我爸想请你来我家吃顿饭,就明天晚上,你有空吗?」

我慢慢抬起头,怔愣了好久,直到孙亭催促我的时候。

我才回过神来,说好呀。

「就明天晚上,不见不散。」

4

烈日炎炎,我骑着共享单车赶往画室,后背都被汗浸透。

可我甚至感觉不到热。

我看着我面前罩着画布的画架。

画布下面,果然是一片空白。

旁边站着的小助理惴惴不安地看着我。

她在害怕。

可我却笑了。

我找了很久才找到我的声音。

我问她,「我的画呢?」

她低着头不说话,又支支吾吾说不知道。

「她给了你多少钱?」

小助理沉默良久,突然说了声。

「对不起。」

我觉得好笑。「说对不起,明明知道对不起我,为什么还要去做?」

「我妈住院了,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可我真的需要那笔钱!再说你去参赛也不一定赢啊,她傍上秦家,那都是内定的,我......」

这打动不了我,我没有看她。

「不止这一幅,对吧?或者说,有哪一幅,你没有给她?」

她一下住了嘴。

「你妈做了几回手术啊?想要钱就直说,卖什么惨嘛。」

「再惨能有我惨?我妈都死了。」我感觉鼻子发酸。

我每回想到我爸妈都特想哭。

可我得忍住,至少在小偷面前。

不知道哪里踩中了她的痛脚,她忽然抬头恶狠狠的。

「又没有监控,又没有证据,你报案都没地方去报!有本事你去告我。」

说完她提包就走了。

我突然感觉浑身无力,瘫坐在地板上。

我在想我爸妈是怎么死的。

5

我高三那年艺考落榜。

眼看着我没有学上,我爸郁闷地坐卧不安,满处找人求人。

最后在校长家门前,因为这些天的着急上火身体发虚,没看好路一脚踩空,被经过的车辆撞倒,再也没有站起来。

我妈急火攻心,心脏病复发,一下子病倒,我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到处借钱凑钱,亲戚将我们拒之门外,只有高中同学林洛深和孙亭借了我们钱。

可惜还是没有足数,我妈没能撑过那年冬天。

从此之后,我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什么都舍不得买,拼了命攒钱存钱。

可是,我现在凑够了给我妈治病的钱,我妈也已经也回不来了。

我现在在思考,我存那么些钱,到底有什么用。

我的爸妈,都再也回不来了。

6

今晚八点,我准时登门,敲响了孙亭家的门铃。

孙亭她爸是我们高中校长,在郊区山坡上,独栋小别墅。

饭桌上,我看着一脸洋溢着幸福的孙亭,忽然鬼使神差地提了一嘴。

「亭亭,你为什么没嫁给林洛深啊?」

饭桌上陷入一片寂静。

林洛深,我们高中校草,清冷男神那一挂的艺术生。

我和孙亭当年都特喜欢他。

孙志泉首先不屑地哼了哼,「一个穷画家,也配得上我女儿?哪里比得上秦家。」

倒是孙亭抿了口酒,「秋黎,你还记挂着洛深啊,你倒还挺长情。」

我低头苦笑,「是啊,当年不就是为了他才走的艺考嘛。」

「洛深吧,也就长得好看,也就是小姑娘喜欢这种的。早知道秦——」她含糊了一下,「早知道是京城秦家,我当年就把洛深让给你了。现在也还来得及。」

听着他们一家人对未来孙亭嫁入秦家的憧憬,我搅了搅汤匙。

他们谈论得太投入,以至于都没有发现我一口没吃。

我放下装模作样的筷子。

「孙亭,这是你人生中最充满期望、也是最幸福的时刻吧?」

孙亭还沉浸在对未来的畅想中,「当然。」

倒是她妈妈最先发现不对。

她鼻子嗅了嗅,「什么味?什么烧焦了?」

孙亭皱起了眉,「我也闻到了,妈你没关火吗?」

「不是她没关。」我轻声反驳,「是着火了。」

火势顺着烧了进来。

他们想起身却肌肉无力,一个个瘫软在地。

只能看着我不受影响地站起来,从厨房里拿出油,慢悠悠倒在窗帘上、桌布上、一切能够燃起来的地方上。

孙亭颤抖地、又气愤到了极点地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疯了吗秋黎!!你在干什么?!!!」

「疯?可是孙亭,你偷走了我的人生啊。」

7

「十年前,你爸找人换了咱俩的艺考成绩,我的画换成了你的画。」

「孙亭,顶替别人上大学的滋味好受吗?有钱多好,想换谁的画换谁的画。」

「十年前偷我的画上大学,这些年你又偷我的画参加比赛拿奖,营销自己美女画家的名头。」

「双亲俱在,名利双收,下个月还要嫁入豪门,你这些年过的可真是好呢。」

最后我拿起红酒,慢条斯理地倒在他们身上。

我叹了口气,「可是孙亭,我过的不好,一点都不好。」

「我这些年,浑浑噩噩,生不如死。」

我踢了踢旁边躺着的孙亭她爸,孙志泉。

我说孙叔,你能明白我的吧。

可孙志泉看到了我眼里毁天灭地的疯狂,他怕了,他真的怕了。

他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想抓住我的裤腿。

他痛哭流涕。

他说小黎你原谅孙叔,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知道她画的不行考不上她哭了好几晚,孙叔实在没办法看着女儿那么难受,所以艺考的时候买通了监考员。

小黎你体谅一个当父亲的心吧。

我静默良久,忽然开口,「那我的父亲呢?」

「我爹当年四处求人找人,那天找到你家的时候正好听到你和招生办的老师商量偷换我艺考成绩的事,他转身想去揭发你们的时候被你拦住,你们在门前争吵拉扯,我爹被你推下坡!你是看见有车过来故意推他的吧!」

「孙志泉,你是孙亭的父亲,难道我爹就不是我的父亲吗!」

然后我把准备好的打火机扔了上去。

火浪冲天,铺天盖地。

他们的喊声惨叫声求饶声我只觉得吵闹。

果然人世间的悲喜不能想通。

他们气愤害怕恐惧,我却觉得解脱和快乐。

因为,我等这一天,真的太久太久了。

8

烈火熊熊燃烧,我走了出来,坐到我爹当年掉下去的小坡上。

算算时间,我寄的两封举报信应该快被受理了。

一封是举报孙亭当年偷换我艺考卷子顶替上学的事,牵连背后一系列产业链。

另一封是寄给美术协会,举报孙亭盗用他人画作参赛,抄袭盗窃。

我知道我爹当年的「车祸意外」很难被翻案了。

所以第二天,不,今晚我手里的录音笔里的内容就会被公之于众。

我来这里之前,已经找了新闻社的朋友,我把这些年的事情和证据复印件全部交给了他。

目的就是在今晚这个震惊社会的「蓄意纵火杀人案」后爆出惊天大瓜。

我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智能手机,没想到是在这个场合。

我打开录像,在镜头面前平静叙述了所有的事情。

「最后,我希望用 X 光检查画家『娉婷』也就是孙亭名下的所有画作,《天上月》是我的作品,我在它下面早就写好了遗言。谢谢你们。」

点击发送,录音和视频发出多份,我最后的心愿也了。

一切就绪后,我报警自首了。

消防车的警笛响起的时候,我喝下了提前预备好的毒药。

自从五年前我找到那个招生办老师,我就计划着今日的「复仇盛宴」。

我要孙亭在最高点坠落,我要她死后身败名裂,他们一家死了也要被戳脊梁骨,被千万人唾弃。

明天就是立秋了。

而我秋黎,这个狠毒的恶人,最终也死在了秋天的黎明之前。

可我不后悔,我永远也不会后悔。

9

后来,X 光的检查图出来了,每一幅署名孙亭的画作,底下都用了猩红的朱砂笔,写了一模一样的话——【黄昏文学】

唯有《天上月》那幅不同,它下面写着秋黎的遗言:

【黄昏文学】

10

我怎么都没想到,我还有能再次睁开眼睛的一天。

不是医护人员把我抢救过来了。

而是我爹的唾沫星子喷我脸上了——

「你学美术?你学什么美术!」

「你们老师说你成绩挺好,安安心心备考冲击冲击 211 绝对没问题!我告诉你,你给我少往画室跑啊!」

我半晌都没缓过神。

只傻乎乎地、呆呆地看着我爹举着锅铲骂我。

然后我妈一巴掌抽他后脑勺上。

「秋大壮你少说两句!人家孩子从小喜欢画画,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就不能好好说吗?」

「哎哟老婆,你别打我啊,疼疼疼......」

我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打打闹闹疑似秀恩爱的中年夫妻俩。

眼前温热,眼泪唰地就下来了——

「我不学美术了......」